欢迎您,请 登录 或 立即注册

昌黎门户网

昌黎门户网 首页 文学美文 文化昌黎 查看内容

60载沧桑 讲述——昌黎解放六十周年

2008-9-26 08:34| 发布者: 昌黎文化| 查看: 1374| 评论: 0|原作者: 】

  • 【字体:

  • 从衣着打扮看时代变迁
    王世杰

      常言道:“人靠衣裳马靠鞍。”“穿衣戴帽,个人所好。”但是任何人的穿着打扮,无不随着时代的变革而变化,伴着经济的盛衰而兴替。
      解放前的旧中国,劳苦大众在“三座大山”的压迫下,过着食不果腹、衣不遮体的贫苦生活,温饱难以保障。1948年我8岁,冬天穿的是用爸爸的旧夹裤絮上棉花套子改做的抿裆裤。上边穿着对襟腰子袄。里边啥也不套,这叫骣(音产)着穿。三九天小西北风一刮,冷风嗖嗖钻进棉袄内,冻得直打哆嗦。那年月,我就趁两双鞋,一双是姐姐做的纳帮夹鞋,春夏秋三季不离脚,还有一双是妈妈做的老棉鞋,能穿几冬不下脚。
      1948年9月,昌黎县城解放。1949年10月,新中国成立了。受苦受难的劳动人民翻了身,分地分房,分衣分粮,当家作主,人身解放,实现了耕者有其田,居者有其屋,食者有其粮,穿者有其衣。这年秋天,我背着书包上学了。姐姐用家织的粗布给我做了一件“列宁服”,上边一个暗兜,下边两个明兜。一到学校,老师和同学们都看着新鲜。1953年我考上了五年级,上了高小。那时,中国和苏联非常友好,称苏联为老大哥。苏联把大花布倾销中国,家家都买爱国布(苏联大花布),姐姐又为我做了件苏联花布衫。当时不管男女老少都得穿花布衣,称为爱国衣。
      1955年我考取昌黎一中,念初中。妈妈怕人家笑话我农村孩子土气,特地找本村的裁缝,为我做了一身织布的“中山服”,出门入户时穿。
      1960年我参加工作时,正赶上国家三年经济困难,棉布计划供应,最困难是每人每年发给一尺八寸布票。穿的十分困难,大伙共度难关。做的衣服是“新一年,旧一年,缝缝补补又一年。”穿着补丁衣服是常有的事。基本上是“冬天不冻着,夏天不晒着,春天不吹着,秋天不凉着”。
      文化大革命十年,穿着打扮也要革命化,不论男女老少一律中山装、对襟袄、解放帽,只穿黑、蓝、绿三色,人们的思想拘束,穿着单调。
      改革开放后,人们的思想解放了,生活水平提高了,衣食住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特别是进入新世纪以后,新时代新风尚,各国文化交融,广大百姓接受了新鲜事物。市场经济搞活,人民收入增加,不少人穿上了西装。年轻人更是崇尚名牌,什么款式新颖,什么面料时髦,什么色彩流行,就买什么,做什么,穿什么。我这位退休老人也与时俱进,夏天休闲服,秋天运动衫,冬天羽绒衣、保暖裤,穿着宽松、轻便、得体、保暖。
      现在走在大街上看吧,男女老少满面春风,穿着五颜六色各种款式的衣服,来回穿梭于繁华的街市上,就像道道五彩河在流动,反映出社会和谐稳定,国家繁荣富强,市场欣欣向荣,百姓幸福安康。

    食之易
    张玉万


      1948年9月,昌黎全境解放,1949年6月,昌黎县党政机关由荒佃庄迁入城关。在这期间,由于长期以来帝国主义、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压迫,兵荒战祸频仍,土地荒芜,经济凋敝,广大群众过着“糠菜半年粮”的生活。特别是1949年7月下旬,滦河流域普降大雨,滦河、饮马河、贾河、东西沙河泛滥成灾。这次水灾总受灾面积84万亩,其中绝产44万亩,重灾14.65万亩,淹没村庄289个,受灾户43400户,受灾人口223400人。广大干部群众的饮食状况更是雪上加霜。
      建国后,特别是改革开放后,昌黎县依靠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,发展经济,保障供给,整个国民经济逐步恢复发展,人民生活水平(特别要强调的是饮食水平)不断提高。
      建国前,一般民户多以高粱、玉米、小米、白薯、稗子为主食。细粮主要用于年节食用。忙时一日三餐。闲时一日两餐。早晚多吃高粱米、稗子米、苞米渣子粥,中午吃高粱米干饭或玉米面饼子,有时吃玉米面菜饽饽、玉米面疙瘩、发糕。产白薯地区,每到冬、春两季多食鲜薯。生活条件最差的贫苦农民多数过着半饥半饱的生活。每到春季,多采集嫩树叶,榆荚、野菜,拌以豆面、玉米面蒸疙瘩吃。建国后很长一段时间,一般民户仍以高粱、玉米、白薯为主食。至20世纪70年代初期,由于粮食的产量低,收成少,全县广大居民的主食很庞杂,都以定量的高梁米、玉米、红薯和各种野菜等为主。在去掉按规定上交的公粮后,自己食用的粮食所剩无几。只能想方设法解决温饱,维持生计。只有在逢年过节或者是家中有人过生日的日子,才吃顿饺子、饽饽或者是做顿豆腐,改善一下伙食以示纪念。80年代,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,逐步以大米、面粉为主食,玉米渣、红薯和小杂粮等则成为调剂口味和生活的辅助食粮,彻底改变以杂粮、野菜度日的方式,家家户户再也不用愁没有粮食吃。由于粮食富足,人们的饮食习惯发生巨大转变。大米和白面成了人们日常生活的主要食品。特别是从80年代后期开始,生产细粮的地方以细粮为主食,而生产粗粮的地方,人们把生产的粗粮卖掉转换成细粮用。20世纪90年代至今,无论是城关,还是乡村,饮食习惯变得多样化,大米饭、白面馒头和烙饼等成为人们的主要食品。
      伴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,人们的饮食结构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。20世纪70年代,人们的主食以粗粮为主,以细粮为辅,特别是实行供给制时,每人每月才供给1至2斤大米,三四斤白面。如今,细粮变成人们日常生活中的主食,但由于人们普遍认为总吃细粮能导致营养失衡,于是人们想方设法调节饮食。人们食用的副食品,主要以各种杂粮为主,另有各种豆类和薯类食品。县内种植的豆类品种很多,人们的食用方法也多种多样。如今,红薯由过去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作为人们赖以生存的主食,变成主要用以调节口味,食用红薯又成了新的风尚。
      至20世纪70年代,人们食用的蔬菜单调,主要以适应北方气候而种植的各种蔬菜为主。一些稀有蔬菜全靠从外地进入。如今,农村各处建起大棚,人们一年四季都能吃到新鲜蔬菜,特别是许多过去在当地不能种植的菜类被引入种植,极大地丰富了人们的蔬菜种类。各种肉类的供应也大大丰富起来,人们从过去单调地食用猪肉和只有过节时才能吃到牛、羊肉,变成无论是何时、何地都能吃到各种肉类。由于人们的经济收入的增加,城镇许多人家到饭店设宴过节、庆贺婚嫁、给家里人过生日、招待客人等成了新潮流。20世纪80年代后,无论乡村和城镇,招待客人,多以细菜为主。逢年过节和婚嫁,除鸡、鸭、鱼、肉、蛋和细菜制作菜肴外,往往还要增添海鲜以及各种罐头之类。饭前饭后要上葡萄、苹果、桃、梨、杏等各种水果和花生等当地土特产品。饮品由过去主要是白酒、啤酒和果酒,改变为葡萄酒、可口可乐和杏仁露等饮料频频出现在人们的餐桌。

    民居展新颜 环境得巨变
    张长生

      居住条件和民居环境,与千家万户密切相联,是关乎民生的一项重要内容。解放以来,特别是改革开放近十几年来,随着县域经济的不断发展,我县城乡人民群众的居住条件和生活环境得以明显改善。楼群小区涌现了,出行方便整洁了,商业形成规模了,街道绿化美化了,城市品味大大提升了。
      解放初,我县城乡居民住的是低矮破旧的砖坯土房,有的困难户甚至老少三代同住一屋。家家几乎没有像样的家具,温饱难以得到保证。县城内的土质街道,路面狭窄,高低起伏,坑坑洼洼,雨季积水严重。照明方面,除少数大商号用电灯外,居民都点煤油灯。街上的路灯寥寥无几。直到1958年,城关的路灯也只有130盏。城市居民用水,以就近打井取地下水为主。城内基本无排水设施,污水靠路旁的暗沟和东西沙河排放。环境和地下水污染严重。城内的垃圾、粪便清运工很少,运载车辆非常缺乏。“污水遍街流,苍蝇满天飞”,是那时县城卫生状况的真实写照。城内没有绿化,只有少数有钱人在自家庭院内栽种少量花树。
      改革开放以后,特别是近十几年来,我县经济实力不断增强。党和政府相继出台了一系列方针政策,扎实、有效、稳步地开展工作,有力的改善了人民群众的居住条件和生活环境。
      1993年5月以来,政府分批对鼓楼北大街西侧、民生街南段(第一期)、民生街北段(第二期)、鼓楼大街(第三期)和戏院街实施了旧城改造,总面积近6万平米。取直、加宽、硬化了燕山大街(原北马路)。建成了城南外环路和三座横穿(跨)京沈铁路的立交桥。今年,汇文大街向东延伸打通至东外环立交桥,已竣工。又起动了北外环路修建工程。以上这些项目的实施和完成,使我县城镇建设的总体格局发生了根本性变化,逐步趋于科学合理。主干道路面顺直宽敞了。两旁安装了漂亮的照明灯。入夜,县城一片光明,分外壮观。路旁绿地美化投入逐年增加,有专人管护。花草树木葱茏繁茂,一派生机。城市给水排水设施建设逐年完善,不断延伸。组建了环卫处,增加了人力配备,购置了各种专业车辆和器械。县城的环境卫生面貌焕然一新。在乡下,随着建设文明生态村活动的开展,油路村村通,环境绿化美化,村容村貌一改旧习陋俗,发生了历史性的喜人巨变。
      民居方面,随着住房制度改革的逐步深入,从1996年7月在桑园小区集资,为11个单位174户居民建起建筑面积13217平米的解困房之后,我县采取多种融资形式,不断加大房地产开发力度,相继建起了兴华小区、碣石花苑、海滴韵、金海阳光、时代家园、金泽茗园等二十几个居民住宅小区,共投资21.54亿元,总面积133.76万平米,建房总套数达1.35万套。这在我县民居建筑史上是空前的。广大居民兴奋地从住了多年的旧宅搬进宽敞明亮,水、电、气配套,物业管理到位的崭新楼房。在农村,大部分村民住上了北京平,盖二层小楼的也为数不少。过去那种“三间房子一个院,老婆儿子在一块儿”的格局已不复存在。如今,走进城乡居民的新居,新颖时髦的家具一应俱全,各种现代电器应有尽有。摩托车、电动车取代了自行车。有的家庭还购置了小汽车。此外,近年来我县还不断加大廉租住房的保障工作力度,使全县近600户最低收入的家庭实现了居有其屋。2008年,我县将进一步加大这项工作的力度,拟再安排廉租住房40套。

    昌黎人的行之今昔
    董宝瑞

      昌黎依山临海,自古水陆交通皆有,但交通切实便利和发达起来,还是在110多年以前铁路修到昌黎县境以后。对此,民国二十二年(1933年)版《昌黎县志·风土志》在记昌黎之“行”时特意记有:“昌黎境内,北宁路横贯东西,商旅之往来,货物之转运,交通颇称便利。”此中的“北宁路”,即指的是时称“北平”的北京至辽宁省会沈阳的关内外铁路。
      对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昌黎人的“行”之情况,民国版《昌黎县志》又记有:“路政尚未扩充,民间运输代步端资车马之力。车之式,铁轮而木箱;任重致远者为大车。若车轮轻便,以布为围者,曰轿车,一名小车子,富家庆吊时用之,或卖脚行拉客座者用之。人力车,道路未修,尚少见;脚踏车,城镇集市多有驾驭者。由昌黎车站至乐亭,现有汽车两辆,每日往返二次,旅客称便,但夏雨泥泞则停止焉;且沿途无保护之人,二十年春曾被土匪半途劫夺,用枪伤毙一人,客人财物均被抢掠,未免视为危途。”而当时的水路情况,大致为:“河渠以滦河为大,其道口冬、春搭桥,夏、秋船渡,往来无阻。饮马河之水势惟夏日较深,凡春、秋及冬则设板桥,民未病涉也。”
      昌黎解放后,铁路交通的情况没有发生大的变化,公路交通的情况却随着社会主义建设的不断发展,发生了较大变化。穿越昌黎县境的主要公路———205国道,原名津秦公路,为西起天津,经唐山、滦县、昌黎,东至秦皇岛市五岭的一条长272公里的公路,大致与京山铁路并行,为联系华北和东北地区的重要公路干线之一。这条公路为古通道之—,其路段的走向是随着清朝朝末期津榆铁路的修建逐步形成的。昌黎县境段,在日本侵占时期曾做过简易修筑;1945年以后又进行了展宽和修整,但路面一直弯曲低洼,缺桥少涵。新中国建立后,加快了这段公路的修整,于1956年铺成了山皮土路,到1972年建成了油路,从1982年起又陆续改建成了水泥混凝土路面,并纳入了从山海关到广州的南北沿海通道———205国道的组成部分,从而也大大改善了昌黎的公路交通条件与环境。解放前,昌黎县城通往卢龙、抚宁、乐亭等县也有简易公路;解放后,昌黎县城通往抚宁、乐亭的简易公路被改建成连通抚宁、昌黎、乐亭三县的省级干线公路———抚昌乐公路,并于上世纪70年代铺成沥青路面;近几年,这条公路又大加修整,改建成青(龙)乐(亭)公路。解放后,昌黎县城通往卢龙县城的昌卢公路,昌黎县城通往新集的昌新公路等公路也相继改造和修建;特别是于上世纪70年代后期修建的刘台庄,经荒佃庄、皇后寨、槐李庄、新集、大周庄、阎庄、靖安和指挥等乡镇,至卢龙县石门镇的刘石公路,极大改变了滦河沿岸地区的交通条件。昌黎县城至大蒲河一带的交通,随着黄金海岸旅游区的开发得到改善;1987年修建的沿海公路,又使昌黎县沿海地区的交通变得比较便利起来。近些年,京沈高速公路抚(宁)昌(黎)黄(金海岸)引路的修建,特别是沿海高速公路的修建,使昌黎县的公路交通上了一个新的水准。更值得欣喜的是,随着乡镇公路的建设,尤其是“村村通”工程的大力开展,昌黎县的大、中、小公路网络越来越健全,越来越完美。
      笔者自幼到昌黎县城定居,50多年来深深体味到了昌黎人的“行”之变化。四五十年前,昌黎城乡的大车大多由笨重的“铁轮”换成了轻快的“胶轮”,县城通往各个主要集镇都有汽车通行(只是多为敞棚或加棚解放牌卡车)。当然,那时的交通还不怎么便利,汽车很少,不少人出行靠骑自行车,或是步行。“行”之变化,发生最大,是改革、开放以来,随着经济的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,自行车不再新奇,马车渐被淘汰,换之而来的是摩托车、电动车、拖拉机、三码子和各种各样的公有、私有汽车。汽车运输也不是昌黎县汽车站一家独放,变得五花八门,县城也有了通往附近各地的公共汽车。三四十年前,铁路多“慢车”,那时坐山海关至北京永定门车站的慢车得走七八个小时,现在经过改线提速,坐火车去北京也就两三个小时了。人们出门,不管是坐什么车,再不为难。现代交通,已和昌黎,以及全国不少地方深深结缘。“行”,不再是“愁”事、“苦”事,而是“趣”事、“乐”事。

    (昌黎论坛 www.changliq.com)(淘宝天猫京东拼多多全网内部优惠券都在【更省】APP省钱密令:006600)




    热文推荐

    民生爆料

    活动看台

    社区热帖

    返回顶部